原标题:安倍访美成效不彰 特朗普趁机哄抬价码

4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于棕榈滩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握手。(图源:法新社)

4月17日,日本首相启程赴美。尽管安倍此次访美可谓是带去了“沉甸甸”的一堆任务,但总体而言实际效果不甚理想,许多重大问题上未能获得令人满意的答案。

粗略地看,安倍此行有三大任务分布,即经济问题、同盟问题及朝鲜问题。毫无疑问,经济问题是安倍此行的重中之重,其涉及多个方面的矛盾焦点,并且,作为首相的安倍希望亲自担任日本的“说客”,借助日美首脑外交的方式,劝服他的美国伙伴——特朗普“俯首称臣”。其一,安倍希望说服特朗普给予日本所谓的“豁免权”,以帮助日本躲避特朗普政府针对钢铁及铝产品所征收的“惩罚性”关税。其二,安倍意图说服特朗普重新考虑其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问题上的决定,并希望美国尽快回归“TPP大家庭”。

但事与愿违,安倍的两个主要心愿并没有得到特朗普正面且积极的回应,相反,甚至可以用“徒劳无功”来直观地形容安倍窘迫的境遇。实际上,在此次访美过程中,日美双方未能就日本获得钢铁及铝产品关税豁免达成协议。并且,在有关TPP的议题中,特朗普甚至强硬表态,以显示自己态度的坚决,实则却是向日本提出了“高门槛”的要价。

由是观之,一直以来安倍政府意图构建的、相对较为均衡的日美经济合作关系宣告失败,日美经济关系也仍将停留在“美主日从”的非平衡状态。需要指出的是,日美同盟的实质是安全同盟,尽管其中涉及部分经济议题,但其主要部分仍聚焦于安全领域,其核心内容是日美间的安全合作。2012年末安倍政府启动之后,就不断向美国示好,希望扩大日美间的战略合作,并意图将日美同盟的具体意涵由安全扩张至经济等其他领域。因此,日美两国间加强了在经济问题上的协调与沟通,其中包括宏观经济政策、产业政策、贸易政策、能源政策、科技政策、全球经济治理等不同层面的具体内容。应该说,安倍政府的意图是较为明确的,就是希望构建起仅次于安全同盟的“日美经济准同盟体系”,并在TPP框架内,构筑起日美间相对均衡的、战略性经济合作关系。

显然,特朗普与安倍在日美经济合作问题上的价值观完全背离。针对安倍及日本政府的“一厢情愿”,特朗普用现实且直接的方式给予了回应,这也延续了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美贸易摩擦爆发后,美国政府所一贯采取的、强硬的“对日单边主义”政策态度。而且,对于以“美国优先”为根本指导原则的特朗普而言,尽快纠正日美间的“非公平贸易”,削减甚至是清除巨幅的对日贸易赤字,是其对日经济政策的基本出发点与落脚点。从这一层面来看,日美之间根本不可能在经济问题、尤其是涉及彼此经济结构发展的贸易问题上达成根本性的妥协。

未来,在对日经济问题、尤其是贸易问题上,尽快启动日美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仍是美国对日政策的首选目标。当然,这一双边谈判的主导权会完全被特朗普政府所掌控,而日本在其中也只能扮演辅助性角色。不仅如此,特朗普政府更会为日本“量体裁衣”,定制一套足以限制日本对外贸易、甚至是国内产业发展的规章制度,以削减、抑或是清除日美间巨大的双边贸易逆差。这是日本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日本不断逃避启动日美FTA谈判的初衷。因此,未来日美间的主要经济矛盾仍将围绕“贸易问题”和“路线问题”两条主线展开。

除此之外,安倍此行的另一重要目的就是“以外稳内”,确保自己执政地位的暂时性稳固。具体而言,安倍期待日美外交的重要话题能够取代已在日本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的“森友学园事件”,更希望日美关系的深层次发展能够暂时转移日本民众对安倍丑闻的关注与批判,提升民众对安倍政权的信任与支持。鉴于此,安倍此次访美真正能够为其赢得政治加分的或许就是朝鲜问题上的对美协商,因为他已经成功说服特朗普将“绑架问题”纳入可能到来的美朝首脑会谈之中,这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日本国内保守政治势力的要求。

综上所述,可以用“成效不彰”来总结安倍的此次美国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